亿人左右播客用户规模的扩

播客听众规模约为万人,预计到年,用户规模会增长到大,也吸引了各大在线音频平台的注意。 目前,除喜马拉雅、蜻蜓FM、荔枝等互联网电台应用外,网易云音乐、QQ音乐等在线音乐应用也开始入局播客市场。巨头们的加入,不仅反映出播客内容用户的增长带来了新的流量价值,还意味着多元化的音频内容,有机会通过互联网大厂的业务体系,挖掘出更多商业价值。这无疑为经历了图文到短视频迭代的网络媒体,找到了一片“新大陆”。 二、依旧存在的商业化挑战 虽然当下的播客

已然进入上升期,但对于经营播

客节目的频道主们来说,商业化依旧是在内  亚美尼亚 WhatsApp 号码列表   容创作之外最大的难题。访谈播客《再见老板》的主理人杨起帆在年创立了他第一档播客节目《mm》,由于在长达年左右的时间里没有任何收入,选择在年停更。 另据文化产业评论报道,目前国内的播客与品牌的广告合作每千次播放量的收益为端-端元,远低于美国市场的-美元收益。而对比公众号、B站等内容平台的广告单价,公众号阅读量的均价为端元/次,B站的播放量为端元-元/次。按照当前头部播客一期节目播放量约为万的情况计算,其广告报价甚至比不上公众号次条。 从媒介属性的角度来分析,播客的商业化缺陷比较明显。对比图文、短视频,播客

缺少视觉化元素,很难快速抓

WhatsApp 数据

住用户的“眼球”。在以文字、视频为主的互联网社交场景下,音频内容的传播效率低,二次传播的门槛也高。 通常用户阅读一篇公众号图文只需要-分钟,但播客节目的时长达数十分钟,让被分享的用户花费对等的时间来听一段未知内容的音频,很大程度上是在挑战目标用户对时间成本的把控。 除了属性带来的天然劣势,不完整的产业生态也使播客在面对品牌投放的选择时,处于不利位置。在传统电台时代,电台节目的收听率和电视节目的收视率一样,有专业机构负责进行统计,而如今国内播客节目的收听数据 CU 列表 基本由平台自行统计,并且统计数据的标准和依据并不一致,因此难以直接用播客节目的收听量来体现实际的传播声量。 另外,由于播客与短视频、直播等主流内容平台相比,用户体量还太小,因此许多平台也不愿意公开真实的用户数据。在此背景下,品牌方无法得到精准的用户画像和互动数据,导致投放决策、效果追踪等重

You May Also Like

More From Author

+ There are no comments

Add you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