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和年太遥远 能够做到

钟、月、年。但我觉得作为习惯性思维,个分钟(和天(给自己客观思考的时间)就已经很不错了。 那么,我们为什么要拒绝快速思考的冲动? 端 快速思考容易被情绪主导 无论是正面情绪还是负面情绪,被情绪主导之后的决策大多会显得盲目。就像很多创业型团队喜欢“拍脑袋”,凭直觉说话,错了再改,改了再错,总是在原地转圈。 我经常举的例子:团队工作压力很大,离职率高,招来的新人留不住,老人也怀疑人生。这些都是表象,如果想要解决这个问题,快速思考的结果可能是扩大招

 

人力度,联系hr加强简历筛选

数量和标准。但是即便有更多的人来,也不能即  伯利兹 WhatsApp 号码列表  刻解决问题,而且容易让问题更严重。 进一步的思考则是团队对于识人、用人、留人、育人的一系列体系是否完备。再进一步则是团队工作模式是否需要提升(如任务的准入准出,任务在各个环节和岗位之间的协作过程是否体系化)。再再进一步则是这个团队的商业模式和战略方向是否正确。 总之,并不是说招来人,问题就能解决,因为实践证明,招来人,问题并不能解决。而负责人依然将招人作为唯一方案,毕竟这是最容易想到、最容易

执行的方法,但问题却永远得不

WhatsApp 数据

到解决。 端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与快速思考相矛盾的深层思考 无论是从结构化思维,还是事后复盘角度来看,都需要我们进行深层次思考。以数据(结果)驱动,以结成了 CU 列表 决方案,缺少了用户洞察、需求洞察的步骤,缺少了对于方案业务闭环和异常情况的考量,导致评审时漏洞百出。 端 大脑容易想当然的构建因果关系 因果关系本身是一种需要严谨论证的关系。比如刮风和下雨,小时候我们会简单的以为两者存在因果关系,但实际上学完基本的地理知识后,我们会发现并非如此。 在快速思考过程中,我们容易把很多非因果关系简单归类为因果,导致

You May Also Like

More From Author

+ There are no comments

Add yours